您的位置:金沙国际网站怎么样 > 金沙国际 > 李安山 :变化世界中的新兴经济体

李安山 :变化世界中的新兴经济体

发布时间:2019-09-17 11:26编辑:金沙国际浏览(183)

    今天,世界正在发生着前所未有的巨变。2014年7月15日,金砖国家发展银行成立,这是一个具有历史意义的事件,它将从根本上改变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确立的国际金融体系和国际政治格局。1992年,着名经济学家、经济政策研究所的创建者和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前院长莱斯特·瑟罗教授发表《二十一世纪的角逐:行将到来的日欧美经济战》,对经济大国以及下一个世纪的经济发展作出分析和判断。该书一出版即引起巨大反响,在日本、欧洲和美国成为非文学类畅销书。作者对未来的经济巨头日本、欧洲和美国似乎很有信心。他认为,在20世纪,富人俱乐部只接受了一个国家——日本,如果在21世纪没有任何国家进入富人俱乐部也不足为奇。不论瑟罗如何着名,也不管他的学术成就如何辉煌,这一次他的预测并未应验。金砖国家或其他新兴经济体无一进入他的视野,而欧美在新世纪初经历了金融危机。瑟罗为什么会忽视新兴经济体?从历史角度来看,他的观点似乎合理:直到20世纪90年代初,俄罗斯仍深受冷战思维影响,中国正在从文化大革命和80年代末的思想困扰中恢复,印度仍为官僚噩梦萦绕,巴西经济停滞了十年。这些国家迷失在全球市场经济之外,经济政策失误,股票市场低迷,腐败滋长,局势动荡。这些国家都需要经历一场深刻的阵痛才能步入不同的发展道路。这是瑟罗立论的背景。他的预测表明一件事:他对二战后的国际秩序充满信心。但是他从未想到形势会有如此巨变,更未想到变化的速度如此非凡。在此次金砖国家峰会上,五国领导人达成广泛共识:共同应对重大国际和地区问题,改革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促进全球发展事业。金砖国家从横空出世,到西方唱衰,再到初具规模,新的征程开始起航。由于南非的加入,金砖国家的地域代表性更强,已不是原有意义上的“金砖四国”。金砖国家目前占世界人口的42.6%、全球面积的29.6%、全球GDP的20%,控制着国际外汇储备的43%。“金砖国家”已成为一个事实,也成为国际学术界关注的热点。然而,金砖国家只是新兴经济体的一个部分,而新兴经济体的出现正在改变着二战以来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本文将对世界格局变化中的新兴经济体、金砖国家的成就和不足及其与非洲合作中面临的各种关系进行分析。

    不同的新兴经济体及其共同特点

    在国际政治经济领域,人们习惯用专用名称来描述一些具有类似特征的国家,尽管这些国家具有不同的历史背景或文化遗产,而首字母缩写词则经常被经济学家和决策者作为一个方便的工具来说明自己对世界事态的概括或各个不同群体聚合的现象。近年来,随着世界经济局势的变化和新兴经济体的崛起,除了奥尼尔创造的“金砖四国”外,多个术语或缩写词被用来描述在全球经济活动中表现令人印象深刻的国家集团。

    Vista5,远景五国:2005年,日本的金砖四国经济研究所提出了一种新的观点,即用Vista5来形容越南、印度尼西亚、南非、土耳其和阿根廷这5个新兴国家,因为这些国家都有新兴市场的特点,并有丰富的自然资源、越来越多的年轻工人、稳定的政治和经济局势,并具有对外资的吸引力和扩大消费的基础。

    Next Eleven,下波11国:2005年12月1日,高盛集团根据除金砖4国以外的11个发展中国家人口众多和经济快速发展的情况,提出了这一名称,这11国指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土耳其、越南、菲律宾、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埃及、伊朗、孟加拉国。该名称是对这11个国家光明前途的预测。

    Group of Five,五国集团:2007年,这一名称由德国总理默克尔女士创造、并由八国集团在所谓的“海利根达姆进程”中使用,以标识5个具有前途的国家:巴西、中国、印度、墨西哥、南非。由于这5个国家具有发展潜力,八国集团希望将其纳入它们对全球重要事务的讨论之中。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对上述5国集团也有类似的称呼。

    BICSAM Constellation,六国星座:这是位于加拿大滑铁卢的国际治理创新中心对上述5国集团的类似称呼。由于俄罗斯进入了八国集团,有的人认为金砖四国名称中代表“俄罗斯”的R应该被拿掉,而加入另外两个经济状况和发展前景看好的国家南非和墨西哥。然而,国际治理创新中心认为,该集团仍应包括俄罗斯。

    Emerging 7,新兴七国:这是2009年由普华永道创造的一个新的称号,包括中国、印度、巴西、印度尼西亚、墨西哥、俄罗斯和土耳其。普华永道预测这7个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总量到2020年将达到七国集团的70%,到2032年,这一集团将在所有领域超过现在的七国集团。

    CIVETS,灵猫六国:这是《经济学家》杂志于2009年创造的名称,包括哥伦比亚、印度尼西亚、越南、埃及、土耳其和南非。这些国家的特点是具有众多的年轻人口与具有活力的多元化经济,因此是最适合国际投资的国家。后来,名称中的C由哥伦比亚换成了中国,埃及换成了印度。该名称保留了原来的读音,只是将词中代表埃及的E改成了代表印度的I,即CIVITS。

    Emerging 11,新兴十一国:2010年4月9日,亚洲博鳌论坛在中国海南举行,人们在会议上用新兴十一国来指代阿根廷、巴西、中国、印度、印度尼西亚、韩国、墨西哥、俄罗斯、沙特阿拉伯、南非和土耳其。这11个国家也是20国集团的成员。这一称呼是基于新兴国家应该总体作为一个研究对象而提出的。

    MIST,迷雾四国:2011年,吉姆·奥尼尔创造了另一个专用语,表示有利于外国投资的国家。迷雾四国是从下一波十一国挑选出来的,包括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和土耳其。与11国中的孟加拉国、埃及、尼日利亚、巴基斯坦、菲律宾、越南和伊朗相比,迷雾四国的投资前景远胜于金砖四国,是国际投资的另一选项。

    Growing Economies,增长的经济体:2011年2月,吉姆·奥尼尔提出了增长的经济体的概念,它包括金砖四国和下波十一国,即巴西、俄罗斯、印度、中国、墨西哥、印度尼西亚、韩国、土耳其、越南、菲律宾、巴基斯坦、尼日利亚、埃及、伊朗和孟加拉。这些国家形成了新兴市场,是世界经济中最新最大的驱动力。

    当然,还有其他一些名称来形容新兴经济体,如“全球变化的亚洲推动者”、新兴市场、新兴国家、新兴市场国家、未来七国、新兴市场经济体,等等。虽然一些词是由金融或投资公司提出,但不同的智库、论坛甚至杂志都参与到这场造词热潮之中。这一现象表明,世界在发生着深刻的变化,这种变化蕴藏着政治、经济和社会领域的丰富内涵。

    标准。如果说,上述各种公司、智库、杂志生造这些名词仅是用来捕捉世界的眼球,那是毫无意义的。这些新兴经济体的出现和引发世人的注意是一种历史的逻辑,它们一般都具有以下共同特点。

    第一,从传统意义而言,他们都是发展中国家,而非发达国家。

    第二,其经济都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稳定增长,其增长幅度高于全球平均水平。

    第三,其经济在一个周期内都具灵活性,表现得比其他国家更有活力更有弹性。

    第四,其人口较多,从而为经济增长提供了一个重要的消费市场。

    第五,有一个合理的经济总量需求,能够对世界经济造成较大的影响。

    第六,通常有一个较大的年轻人劳动力队伍,从而为持续和强劲的经济发展提供一种驱动力。

    第七,具有合理稳定的政治和社会局势,从而为经济的健康发展提供基础。

    这些条件为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个更好的环境,因此比其他国家吸引了更多的外国投资。

    变化的标志。新兴经济体或新兴国家的出现是对国际体系的一种挑战。金砖国家的形成无疑是对现存秩序的一个重大改变。七国集团(美国、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和加拿大)成立于1975年,自认为代表着世界上最好、最大、最繁荣的经济体。然而,这些传统发达国家的经济形势近些年已发生变化,自从华尔街金融危机发生以来,不仅是发达国家的经济情况不断恶化,其后果也影响到全球经济。旧的平衡正在被打破,新的平衡正在酝酿。正如在南非召开的第三次国际团结大会概念文件所指出的那样:“谁会想到有一天,欧洲和美国会屈膝向中国讨钱呢?”尽管这一说法明显有所夸张,但它发表的意见却是闻所未闻。同时,我们也看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现象,如前殖民宗主国和前殖民地相互作用的颠倒:安哥拉以前是葡萄牙的殖民地,而目前却正在向其前殖民宗主国提供财政支持。世界形势确实在改变,发展中国家已经厌倦了由西方制定的不平等的国际规则。然而,当前的国际体系是建立在列强的利益基础之上的,它对世界也起到一定的稳定作用,不会马上消失。

    美好平等世界的愿景。新兴国家的出现也标志着一种新的希望:建立一个更好、更平等的世界秩序。虽然平等的理想体现在几乎每一个国家的宪法里,也是各种社会运动和人类发展史上的一大主题,但目前确立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却并没有真正体现这一平等原则,“强权即真理”或“权力最有发言权”仍是国际政治中的主要基调。人类历史在国际舞台上见证了各种不平等的现象,而一些国家落后的处境不仅与殖民主义、也与目前不平等的政治经济秩序密切相关。例如,尼日尔是着名的中世纪帝国马里和桑海的所在地,有着丰富的人文资源,其藏量丰富的铀矿为该国的经济发展提供了良好基础。然而,独立以来,前殖民宗主国法国的能源公司阿海珐一直垄断着这些矿产,尼日尔独立半个世纪以来仍然是联合国最不发达国家之一。当美国经济形势恶化时,它就打开机器印刷更多的钞票,致使世界各国为其支付债务。不平等现象并非仅存在于经济领域,西方可借口民主或人权,利用其强权干涉他国内政,颠覆他国政权。今天的阿富汗、伊拉克和利比亚就是最好的例证。

    毫无疑问,人们渴望有一个公正的世界秩序,一个美好的未来。谁去建设这个美好的未来?希望在新兴国家或新兴经济体。这些国家应该在未来的经济、政治和文化领域发挥更大的作用。虽然这可能需要较长一段时间,但它代表的是一种愿景。

    金砖国家:活力、成就与问题

    “金砖四国”由高盛公司首席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于2001年提出,指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这四个近10年经济快速增长的国家。然而,奥尼尔在仅仅8年之后出版的研究报告再次提出新的预测:金砖四国将在2027年超过G7国家的GDP总和。2010年,南非成为金砖国家集团的新成员,从而使金砖国家的地域代表性更加广泛。通过6次高峰会议,各方达成了广泛的共识。金砖国家论坛和金砖银行的成立,使金砖国家从一种投资引导和论坛平台演变成一种具有约束力的机制,从而成为一个可以与其他国际组织和国家进行对话、合作与协调的组织。

    活力与成就。金砖国家对发展有一些共同看法,对世界政治中的许多挑战有共同认识,并对未来前途有共同的理想愿景。值得注意的是,金砖国家已在各个领域特别是经济方面取得了很大成就。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金砖国家在2013年仍在世界经济增长中起着引领作用。2013年,巴西的经济增长达2.5%,俄罗斯的经济增长达1.5%,到2014年将增至3%。印度2013年经济增长达3.75%。中国则可能达到7.5%。南非的增长有所放缓,但预计在2014将逐步提高。

    在国际贸易层面,金砖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不断加强。在2001至2010年之间,这五个国家之间的贸易额增加了15倍。2011年,各国间贸易持续增长。中国和俄罗斯之间的贸易额为793亿美元,中国和巴西之间的贸易额达到842亿美元,中国和印度的贸易额达739亿美元,中国与南非的贸易额达454亿美元。由于存在互补性,其他成员之间的贸易额也迅速增长。随着越来越多的经济合作,金砖国家的贸易额在最近几年大大增加。

    金砖国家在与非洲大陆的贸易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过去的10年中,金砖国家与非洲之间的战略合作大大加强。南非驻华大使兰加博士指出:在经济联系上,2000~2008年间金砖国家与非洲的贸易额增加了近8倍;金砖国家在非洲对外贸易中的份额从4.6%增至近20%。中国、印度和巴西已分别成为非洲的第2、第6和第16大贸易伙伴。传统上,美国和欧盟一直是低收入国家的重要合作伙伴,然而他们的出口份额已经从1980年的60%下降到2009年的低于45%。此外,低收入国家与金砖国家双边贸易关系日益增强。2005年至2008年,金砖国家在低收入国家总出口份额中约占70%,超过其在世界出口总额中所占份额。此外,在过去的10年中,金砖国家成员国在非洲已成为越来越有影响力的角色,在世界投资中的作用也非常突出。2010年,金砖国家的海外并购和收购总和为4020亿美元,比前一年增长74%,占全球同年并购总额22300亿美元的22%。2010年,中国的境外非金融投资达到600亿美元以上,成为世界三大投资国之一。

    金砖国家也在其他领域展开合作。首先,它们正试图打击保护主义,促进国际贸易自由化。第二,金砖国家正在努力推动国际金融秩序改革,如建立一个多元化的国际货币体系,对国际金融机构进行更为严格的监管,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使发展中国家更具发言权。金砖国家发展银行的成立将有助于国际金融秩序的改革。第三,金砖国家已加强在环境保护和气候变化等其他全球问题上的合作。

    存在的问题。就如何成为一个具有活力的强大组织而言,金砖国家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由于各国不同的政治制度和文化差异,相互信任和共识是必要的。目前,合作和协调主要集中在经济问题方面。金砖国家的政治影响力远不如经济实力,金砖国家在政治领域重要方面的合作仍处于“讨论”、“对话”,或“思想交流”层面。由于五国均为区域大国,其各自利益和关注点有所不同。对于一些具体问题,如价值观念、国际格局、自然资源价格和关税等,还有待达成共识。为了促进合作,金砖国家必须在关注各自核心利益方面逐渐达成共识。

    在经济领域,金砖国家存在一些问题,如在自然资源纠纷与贸易投资方面。以中国为例,中国和俄罗斯既有合作,但在自然资源方面又存在矛盾。中国和巴西之间的关系与中俄关系十分相似。中国和印度之间存在着关税纠纷、投资和贸易障碍。中国和南非之间存在贸易不平衡。各成员国之间最明显的障碍是贸易摩擦。再以中国为例,它与金砖国家的3个世贸组织成员之间存在诸多贸易摩擦,中国是与这三个国家贸易争端最多的国家。从1995至2010年,印度发起了637起反倾销案件调查,涉及58个国家,中国涉案最多,总计142例,约占案件的22.3%。在同一时期,巴西对53个国家发起了216起反倾销调查,中国也涉案最多,达44例,占20.4%。在南非涉及的43个国家212起反倾销调查案中,中国占33例,占15.6%,同样排名第一。这些争端的原因多种多样,包括贸易竞争、商品种类相似以及各国的商品和行业保护等。

    金砖国家和非洲之间的联系

    自1995年以来,非洲的经济持续以每年4%~5%的速度增长。2012年5月发布的《非洲发展报告》表明,世界上增长最快的经济体中有7个在非洲。非洲的经济持续增长取决于很多因素,其中之一是与新兴国家的经济合作。一些亚洲国家以一种或多种方式促进了非洲国家的发展,在非洲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之间建立了密切联系。

    2012年发布的《非洲的经济展望》中“非洲新伙伴计划”的数据显示,2008~2009年的经济危机促使世界经济的发展从以经合组织为中心转移到东部和南部国家。2013年发表的《世界投资报告》表明:尽管全球经济在走下坡路,但非洲吸引的外资高于世界平均水平。外国直接投资流入非洲的份额增加了5%,2012年达到500亿美元,而全球的外国直接投资下降了18%。非洲和新兴经济体之间的关系在深度和广度上发展迅速,2011年贸易额达6734亿美元,这个数字仍在增加。中非之间的贸易也保持合理的增长势头。新兴国家与非洲的贸易量增长迅速,占非洲对外贸易总额的20%。

    非洲国家的发展潜力吸引了外国投资,其中,来自新兴经济体的投资最为突出。数据表明,南南投资已连续第二年在所公布的绿地投资中占最大份额。2012年,印度在非洲的投资占南南绿地投资总额的60%,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卡塔尔紧随其后。阿联酋在过去10年里是绿地投资额最大的国家,大致为1330亿美元,约占这一时期南南投资总额的30%,印度和中国分别投资520亿美元和和450亿美元。

    中国与非洲的关系。中国和非洲一直保持着密切的关系。随着中国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国际金融危机的持续,中国企业逐渐增加在非洲的投资。在埃塞俄比亚投资的华坚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总部位于东莞的华坚集团是一个皮鞋厂,于2011年底将其业务扩展至位于埃塞俄比亚首都亚的斯亚贝巴的东方工业园。它在2012年1月开始生产,3月开始出口美国和欧洲,10月开始盈利。现在,华坚雇佣了2300名当地工人。这是经济全球化的一种表现。由于金融危机,近年来欧洲债务危机不断恶化。尽管中国经济受到影响,但仍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在非洲,除了少数国家受到欧洲大陆金融危机的严重打击外,整个大陆仍保持着强劲的增长率。中非合作论坛在2012年7月举行第五届部长级会议,会议宣布的措施积极促进了双方经济合作,为非洲的发展提供了更大活力。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在2012~2015年3年内将为非洲提供200亿美元贷款,以满足非洲的特殊需要,着眼于基础设施、农业、制造业、中小企业。这些贷款必将促进非洲大陆的工业化和就业增长。

    巴西与非洲的关系。自印度—巴西—南非对话论坛于2003年成立以来,三边关系持续发展。卢拉总统2003年执政之后,巴西一直试图巩固其与非洲在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领域的关系,并致力扩大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卢拉的第二任期期间,巴西不仅增强了与南非的关系,并与非洲重要的产油国和非洲区域组织加强合作。巴西在非洲的投资快速增长,非洲也成为巴西对外援助的重要目的地。卢拉总统在任时曾访问了29个非洲国家,罗塞夫总统上任的第一年即访问了3个非洲国家。农业、能源和健康卫生成为巴西与非洲之间的双边经济贸易合作的重要领域。自2002年开始,巴西已和18个非洲国家签署了50多个农业合作协议。巴西每年捐助10万美元以支持印度—巴西—南非对话论坛。2011年7月,巴西开始向南非出口大米。2012年,巴西的多个农业研究机构与非洲国家签订有关技术合作的协议。卢拉研究所、世界粮农组织与非洲联盟也签订协议,就共同解决非洲的粮食问题开展相关项目。

    印度与非洲的关系。印度与非洲的关系得益于二者的经贸合作。印度洋通道为印非合作提供了极佳的地理优势。此外,大量的印度移民早期即定居在非洲,在东部非洲国家,大约有280万印度居民。从21世纪开始,双边合作势头加快。2003~2008年间,印度在对非投资国家中名列第六,有130项投资项目,增长率达42.7%。在汽车行业,马恒达集团和塔塔集团已在南非投资。印度对非投资的第一波主要来自大企业,中小企业组成第二波。印度不仅促进同南非的关系,它还主张在多边框架下加强经贸合作。非洲近年来为印度企业提供了一个具有吸引力的商品市场和投资机会。印度也保持着与非洲诸石油生产国的密切关系,从这些国家进口的石油约占印度石油进口总量的20%。非洲发展银行表示,非洲已成为印度石油进口多元化的地区。印度还承诺帮助非洲建立5个机构以研究非洲的农业和粮食安全。印度在非洲的总投资一直在增长。2009年,在非洲的投资占印度全国总投资的33%。2012年印非贸易部长级会议期间,双方一致同意成立印度非洲商贸委员会,以确保贸易和投资的大幅增加。

    可以说,非洲经济的持续发展明显受益于与其他新兴经济体的合作,尤其是与金砖国家的合作。

    中国的作用

    金砖国家在各种国际组织和论坛上对许多问题持类似观点,如在布雷顿森林体系改革、多哈回合谈判、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所表达的对一个民主平等的世界秩序的渴望、对国际事务上平等合作和相互尊重原则的呼吁、对国际恐怖主义的谴责等。所有这些都成为金砖国家团结一致的基础。在金砖国家集团的形成过程中,中国充当了一个重要的角色,未来应如何更好发挥作用?

    首先,中国可以在多方面促进金砖国家之间相互了解,相互学习,尤其是在历史、文化和发展领域,以建立相互信任,深化多边合作。要建立信任,理解是前提。金砖国家机制建立以来,重点一直放在经济合作上。然而,人类不仅是经济动物,社会发展更取决于文化成果。金砖国家各国拥有不同的文化价值观和传统习俗。五个国家覆盖四大洲,拥有丰富的历史和文明,这些文明成果可以传播并为大家分享。然而,金砖国家的人民事实上并不熟悉相互的文化传统与丰富历史。因此,金砖国家应该逐步建立相互理解和相互学习的机制,通过组织各种活动,如参观交流、学者互访、艺术演出、会议讨论等,以展开对多元文化主题和不同类型文明的探讨,举办历史和艺术展览,开发相关课程的教育培训,在国际事务中进行思想交流。只有互相了解、理解,团结才会有基础。

    金砖国家经济发展迅速,吸引了世界投资者的目光。然而,不同国家有不同的发展战略。到目前为止,金砖国家已逐步在政府层面形成了经济合作的相关机制,特别在贸易和投资方面。中国除了可以学习认识金砖各成员国丰富的文化遗产,还可以学习它们的发展经验。俄罗斯在科技方面一直居于领先地位,更重要的是,它形成了一种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的综合系统。中国在发展过程中基本上遵循“先发展,再环保”的做法,因而导致了不少问题,而巴西的环保理念远比中国先进。印度的金融机构已建立了各种支持小企业的有效系统,同时在金融领域奠定了坚实的法律制度,这些值得中国同行借鉴学习。南非通过和平手段理性实现种族隔离制度之后的民族和解,为妥善解决民族矛盾提供了一些好的政策和做法。中国可以从这些国家的政策和实践中学习并受益。

    其次,中国应带头推动合作议程,从而使双边和多边合作的方式多样化。自金砖国家建立以来,合作多集中在贸易和投资方面,此外还包括对气候变化和环境问题的关注和讨论。显然,要促进多边合作,需要开发更多的合作领域。金砖国家要逐渐提升在国际经济——如国际发展合作和金融制度方面,甚至国际政治规范和规则制定方面的地位。发展中国家在国际发展合作方面有更多共同语言,可以向最不发达国家提供实际援助。2007年,笔者在南非国际事务研究所参加一个有关南南援助政策比较的内部会议,参与者包括来自巴西、印度、中国和南非的学者以及欧洲一些发展机构。笔者发现,南方国家的援助政策与西方国家的做法大不相同。西方国家往往将各种附加条件放在第一位,通过强加自身价值观来干涉他国内政,引发了受援国的各种不满。印度学者比斯瓦斯也注意到这一情况。金砖国家应建立自己的国际发展合作议程。

    自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来,美国量化宽松政策的负面作用既普遍又明显。金砖国家在贸易结算中应尽量避免美国货币政策造成的灾难性影响。人民币成为可兑换的货币非常重要。中国是金砖国家中最大的经济体,必须确保其货币完全可兑换,应废除对资金流动的各种限制,加强货币流动的自由度,从而使人民币在金砖国家之间和国际贸易中能更有效使用。因此,金砖国家应该联合起来,使货币体系更有利于组内成员,而不是成为美国控制的货币体系的被动受害者。

    最后,要巩固金砖成员国之间的团结。这包括检讨以往的政策和信息交换网络,建立解决冲突的制度。中国应带头对与其他成员国间的历史政策进行检讨。金砖国家之间的双边关系历史较长,国家之间签署了各种协议,制定了较多相关合作政策。哪些协议仍然有效并可激励双边关系,哪些已经过时从而会阻碍合作?都要做分析鉴别。首先,若协议已成为双边关系的障碍,则需要取消。第二,有利于两国关系的协议要保持。第三,一些协议可能对双边关系有益,但不适用于多边合作的新局面。第四,有些协议已经长期过时,但仍然存在,这需要及时废除。因此,要重新审视这些协议的有效性并系统探讨重新签订协议的可能性。

    更重要的是,信息已成为国际政治经济中日益重要的问题。金砖国家应逐步建立一个庞大的交换网络系统以共享各种信息,特别是关于国际重要问题的交流,如和平与战争、援助与合作、经济与就业、教育与发展等。总体上,金砖国家对这些问题的看法比较类似,但需要更多的咨询、更自由的思想交流和信息共享,以协调相互之间的行动。在对待国际上的非传统安全威胁,如恐怖主义、贩毒问题、分离活动、非法跨境活动方面,信息的共享至关重要。建立冲突解决机制也必不可少,金砖国家在资源、生产和贸易方面存在利益冲突,这些都需要建立有效的冲突解决机制。

    作为世界新兴经济体的一部分,金砖国家的协调与合作近年来进展较快。俄罗斯是一个在科学技术上领先的传统大国,并有着丰富的自然资源。印度有着悠久的传统文化,被誉为“世界办公室”。巴西不仅有丰富的自然资源,也在可再生能源方面享有声誉。南非在政治和经济上都具有相当先进的系统,也拥有巨大的自然资源。中国有着较为成功的发展经验,充当着经济发展的“世界工厂”。金砖国家的所有这些特点使其拥有巨大的竞争优势。在讨论金砖国家与当前国际秩序的关系时,学者们有时会问金砖国家应该选择被融入还是以一种零和游戏的态度去挑战现行制度。笔者认为,金砖国家应以更开放的胸襟与现有体系合作,并逐渐改变现存制度。而作为第一步,则需建立相互之间的信任。在诸多关于21世纪的预测中,如“印度世纪”、“中国世纪”或“世纪非洲“,究竟哪一种预测是正确的?并没有明确的答案,然而,可以肯定的是,21世纪必将是新兴国家的世纪。

    (作者为北京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北京大学亚非研究所所长、北京大学非洲研究中心主任、国非洲史研究会副会长、中国非洲问题研究会副会长,文章转自《人民论坛·学术前沿》)

    本文由金沙国际网站怎么样发布于金沙国际,转载请注明出处:李安山 :变化世界中的新兴经济体

    关键词: